长春周周seo培训

长春seo培训_【方志四川•影象】梁志友 ‖ 绿军卡碾过的影象车辙

长春
文章推荐:上一篇:2020辽宁省考测验报名时间_报名进口
前言:长春周周seo培训,原创 梁志友 方志四川 接待存眷“方志四川”!《大揭秘》修筑川藏公路(上集) 绿军卡碾过的 影象车辙 梁志友 “

原创 梁志友 方志四川

接待存眷“方志四川”!

【方志四川•记忆】梁志友 ‖ 绿军卡碾过的记忆车辙

《大揭秘》修筑川藏公路(上集)

绿军卡碾过的

影象车辙

梁志友

“1950年4月13日,中国人民解放军西南工兵部和十八军部门官兵,在‘一面进军,一面修路’的招呼下,投入抢修。工程兵一六二团开赴两路乡新沟担负两河口至二郎山顶一线整修,拓宽工程。5月10日,雅安工程处调派川康大队五分队和工兵六团,开进二郎山茨竹坪至二郎山一带,17日青康大队会同部门工兵队伍达到二郎山顶至大渡河滨一带整修公路。5月30日公路通至泸定,6月25日,川康公路雅康段根基修通”。(《天全县志》)

【方志四川•记忆】梁志友 ‖ 绿军卡碾过的记忆车辙

解放军冒着生命危险修筑川康公路

“1950年7月,中国人民解放军进军西藏,当局在始阳、城厢、紫石、小仁烟、南坝子、滥池、大井坪设茶水站”(《天全县志》)。川康公路其实就是川藏公路,如今的国道318线,一条紧系汉藏民族的纽带,相同内陆与边疆的交通大动脉。

引用以上文字作本文的引子或铺垫,是2020年时值人民解放军修筑川藏公路和进军西藏70周年眷念,岁月易逝,但军魂不倒。当年筑路雄师开山劈岭的炮声、钢钎铁锤的叮当声,混合着施工的号子,林涛的怒吼犹在耳畔。音乐家洛水、时乐濛谱写的《赞美二郎山》美妙的弦律,也从心底呼之欲出,令人心潮汹涌,荡起情感旋涡。

川藏公路的修通,不单筑就了内陆与西藏接洽的大动脉,让遥远的边陲不再遥远,也筑起了一条恢宏的生命线和民族和衷共济的脊梁,让兄弟民族心贴着心。穿越史称“西南锁钥,南诏咽喉”的天全要地,逶迤西进的川藏公路,除路通带给内地经济繁荣兴旺、物流信息流畅,记实下一段触手可摸的华章和筑路英雄们不朽的史诗外,还在天全人民气中铭记下一份铭肌镂骨的感情。

【方志四川•记忆】梁志友 ‖ 绿军卡碾过的记忆车辙

高卑狭窄的老川藏公路

修筑川藏公路前,方才成立起人民政权的天全县城,还经验了一场3千多匪徒的猖獗围攻。解放军555团的90余名指战员,恪守县城7昼夜,厥后在芦山队伍的支援下击溃土匪,取得了守卫新生政权的胜利。

小时候常听尊长们讲,修长藏公路和挺进西藏的最初日子,小小的县城的确豪情沸腾,一边忙剿匪固定新生的政权,和斗田主、减租退押;一边要支援筑路官兵和慰问进军西藏的指战员。方才抢通的川藏路上,天天不是过长龙般的徒步行军的的官兵,就是大批的车辆、马匹、辎重,构成一道川藏线上最壮观的风光。

紧随其后的是解放军后勤队伍,文工团、卫生队官兵。我们谁人四合院,就曾驻扎过队伍的卫生队人员。

【方志四川•记忆】梁志友 ‖ 绿军卡碾过的记忆车辙

西藏平叛的时候,也有大队伍过境天全的影象。当时,更换的队伍已换取着乘坐解放战争时缉获的日本嘎式、美制大道奇和小吉普。1962年,中印还击战打响,西进的军车整团、整营、整连的更换,而且星夜兼程,碾得公路上灰尘飞扬,也碾出了国威军威的神圣。插着红旗的军车引领,在一路洒下宏亮的军歌声中,一辆接一辆从人们佩服的眼光驶过,铁流滔滔气壮江山的地势,扬我军威,激昂人心!

晚上过境又是另一番感人心魄的情形。汽车的轰鸣声里,雪亮的灯光探照灯样一组接一组划留宿空,横扫行道树、衡宇、田畴。出格是从梅子坡下山的车队,远远的看不到车容,只有灯光首尾跟尾,似乎夜空中尽情摆荡的利刃,正横扫一切夜魅。看得令人热血沸腾,为军威油然而生孤高。

当时,电竞学校 ,川藏公路从始阳上大坪,到梅子坡下山,经小城东边的桂花桥南拐,绕过一片田畴后沿城南方(今环城路),接西进桥穿过解放街(古碉门),至禁门关后进山西去。

粗略每小我私家的心里都驻着英雄梦吧,盼愿本身有一天也能穿上绿戎衣,挂上钢枪,神气活现的行走在威武之师里。所以,初谙世事的年数最喜欢的就是武士、枪、军车,做接触的“游戏”。看军车过境就成了小时候的莫大兴致,桂花桥和西进桥便成了最佳的寓目点。

【方志四川•记忆】梁志友 ‖ 绿军卡碾过的记忆车辙

1950年,天全县武装自卫队共同解放军修筑二郎山沙坪大桥

我念书的小学就在桂花桥头,桂花溪绕校西南汇流入天全河。门前就是老川藏路,从梅子坡下山后的军卡经常在参天的桉树下列队等待掉队的车辆。等齐后稍时休息又一声令下,迅速摇燃动员机,绿车队又在一路轰鸣声中向西挺进,长龙般一辆辆驰过学校门前。还没到上课时若是绿军卡过境,校门前必然会挤着许多几何同学,喜出望外盯着车队数数,一眼不眨生怕遗漏了一辆,直到上课铃声鼓舞才悻悻然跑向讲堂。